位置:主页 > QQ日志 > 生活在别处

生活在别处

作者:admin ⁄ 时间:2017-06-12

  生活在别处

  中东地区的夏天,已经不能用炎热来说明问题,对于刚来的人也许用窒息更接近现实。能看到这些文字的人,应该谁都没有死过,每有不适更多人喜欢用窒息、热死、累死之类的表达自己所承受的不幸。并且自己所表达的状况是谁都没有去过的,因此增加了说服力。我们习惯了用远处的事物来寄托自己的内心,这样仿佛能增加自己的性价比,能抬高自己的身价甚至能减免自己的痛苦。这,也是一种生活,一种叫做别处的生活。

  第一天搬进现在的这个宿舍,就认识了老李,今年五十九岁了到十月份就可以毕业了。头发花白,但是气色却超好,听他说话我首先想到的是新版《水浒传》里面的鲁达,接触的几天里,觉得老李就是爽快。每晚睡觉前都要拿出珍藏的二锅头给我们几个年轻人分享一点。宿舍几个人里面,只有我和老李是一个部门的,再加上他资历比较老,经常要拉着我扯一些家常,用他自己的话说,目前我们部门的几个领导都是他看着长大的,连总部经理曾经也是他手下的小兵,每当说到这些老李都会很满意的喝口小酒,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当年。听以前与老李共事过的师傅们讲,老李的技术水平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算是顶尖高手,对待下面的兄弟也是至诚至真,曾经就是因为要护着自己手下的一个兄弟,和大领导拍桌子,导致他丢了饭碗。老李是出了名的热心肠急性子,得罪了不少人,职业生涯即将结束的时候,还要跟自己的徒子徒孙们一起卖命。我亲眼看到老李带着几个二十几岁的人,在烈日下劳作,那晚回来老李让我给他贴膏药,他告诉我几十年没有这么累过了。老李的电话经常在大中午和午夜响起,一会儿这边的电机故障一会儿那儿的开关跳闸,全厂都知道他技术水平最高,他也就这样为大家默默的服务着。老李每天都是我们宿舍第一个上床睡觉的人,我恰好相反每次都是睡的最晚,有几次我清晰的听到老李再睡梦中呻吟,我敢肯定那不是侨情也不是单纯的梦话。还记得我第一次去工地上干活的时候,老板让一天筛完一大卡车沙子、那晚整个人就跟散架了一样,不由自主的呻吟着 看到老李,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这样,难免有些痛心。

  我不知道,当您听完老李的人生遭遇之后是怎样想的,我是觉得老李挺不容易的。老李有他自身致命的弱点,他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可以说他的人生比较失败,算是一个悲剧。但是他却能有良好的心态,让人佩服。您说他啊q也好,说他抓不住重点也罢,但是他能有自己的办法平衡自己的生活,能让自己一直那么乐呵呵的生存着,挺值得称赞的。

  现在的社会压力很大,没有几个人有真正的安全感,生活中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,我们有必要像老李一样,在自己心灵深处给自己一方净土,给自己一个生存和自我满足的空间。活在当下更要生活在别处,一辈子就那么长,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,何苦把自己搞的那么累。余华也说过,逃跑,可以使快乐延续也可以逃避惩罚,既然别处有另一种生活完全有必要去尝试。

  生活在别处,不仅能缓解你的疲劳,更能给你充足的思考时间,不失为一种良好的生存模式。但是,这些只能作为缓兵之计,并不能实现你的宏图大业,请君酌情考虑,出现任何后果本来概不负责!

  

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:生活在别处
上一篇:人与人 下一篇:深圳感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