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主页 > 情感日志 > 美要眇兮宜修

美要眇兮宜修

作者:admin ⁄ 时间:2017-06-12

  美要眇兮宜修

  月色清幽,草木娴静,微风乍起,水漾涟漪。

  伴随着一声婴孩娇细的哭啼,沉家紧张凝重的氛围瞬间变得欢庆。

  沉老爷无比怜爱的抱起女婴,只见她粉面玉琢,活灵活现,玲珑可爱,脑海中不禁闪现出无数的佳词丽句,不禁赞叹: 美要眇兮宜修 ,谓好貌适宜修饰,于是,为女儿取名为沉宜修。

  当时,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依旧深入人心,但在那水墨画意,才子佳人倍出的江南,人们的思想愈加开阔,女子识文习字被渐渐地认可和尊重,尤其是那 一门风雅,人才济济 的沉家,府中上下,无论男女,几乎皆可泼墨挥毫,吟诗作赋。

  沉宜修天资聪颖,夙具至性,四五岁即可过目成诵,八岁便能知书达理,颇受父母钟爱。但由于当时的教育限制,沉宜修除了父母偶尔的教读外,并未上过学。而她对诗书恍若有种自然的眷恋,素日里,或独自推敲钻研,或向长辈们问字求学,切问近思,十分勤勉,常能够 得一知十,遍诵书史 ,吟出令人拍案叫绝的锦词佳句。

  沉家有女初长成,不知不觉间,沉宜修那清丽秀雅之姿,恬淡洒脱之态,文赋蔚如之韵,已享誉江南,闻知她美名的人,无不私心向慕。沉宜修的父母早已为她定下了亲事,在当地,能够与沉家平分秋色的,唯独叶家,而她未来的夫君,便是长她一岁的叶家公子,叶绍袁。

  时年16,沉宜修凤冠霞帔,红妆妖娆,曼鬋柔绾,端坐于秀榻边,此夜,她是最璀璨的明星,最娇艳的新娘。

  盖头被掀起的那一刻,她玉面含羞,杏眸轻抬,一朵如花般的笑靥绽放唇边。若不是碍于女子的矜持,她定会说一句: 叶郎,你相信吗,只一眼,我便爱上了你 。

  却不知,如此模样,早已勾去了丈夫的魂,让他忘记了言语。但见娇妻风度夷远,鬓泽可鉴,窈窕方茂,玉质始盛。内心不禁暗叹:能得此妻,夫复何求?

  婚后,二人鱼水欢谐,情爱弥深,琴瑟相合,赌书泼茶,着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。然而所谓情深不寿,慧极必伤,如此文赋绝佳的媳妇,婆婆却担心她作诗会影响了儿子的读书,因为诗作成后难免夫妻共赏,唱酬互答,致使儿子分心,耽误了功名。故而不希望沉宜修再舞文弄墨,只愿她一心操持好家务。

  自小便钟爱诗书的沉宜修,早已将文字视为知己,她就像一只怡然的鱼儿,在无垠的墨海中欢快地畅游,无人知晓,当她听到婆婆的斥责和禁令时,内心是多么悲戚!然而,为了家庭的幸福和谐,贤良明达的沉宜修依旧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宽容与退让,婆婆即是不喜她作诗,她便弃诗。自此,沉宜修一心操持家务,将叶家打理的井然有序,颇受府中上下的青睐,亦使丈夫无后顾之忧。

  叶绍袁却并没有母亲那般古板,封建思想主要看中女子的 德和色 。而叶绍袁却认为女子的 才 ,应该与之并列。沉宜修不仅是他的妻子,亦是他的良师益友。为了应对科举考试,需要作策论之类的文章,叶绍袁每每成文,都会请爱妻批评指正,而沉宜修常能够指谬归正,其见解令叶绍袁心悦诚服。

  然而文名着于江南的叶绍袁在科举考试中却是 累屈秋闱,偃蹇诸生间,家殊瓠落 ,几次参加考试,都是名落孙山,与此同时,叶家也开始家道中落,日子一天弗如一天。一些沽名钓誉之徒便开始趁火打劫,讥讽嘲笑叶绍袁,连叶母都感到羞愧不已。

  惟独沉宜修对考场失意的丈夫不离不弃,总是加以鼓励,即便是生活不济,亦让丈夫对自己的才学充满了信心。为了使丈夫有足够的精力和适宜的读书环境,沉宜修一方面 上事下育,勉力拮据 ,从容地面对困境,勤俭持家,一方面变卖自己的陪嫁首饰,以补贴家用。

  又一次科考在即,沉宜修执着丈夫的手打趣道: 而今莫在辜秋色,休使还教妾面羞 ,其实这次科考,她对丈夫颇有信心,一路走来,她比任何人都了解丈夫的情况。

  果不其然,叶绍袁于天启五年(1625)金榜题名,取为进士,从此步入仕途。初授南京武学教授,再迁国子助教,不到两年再改工部主事,可谓是仕途平坦,一马平川。

  只是仕途生涯总免不了漂泊辗转,上下打点,有时不可避免的要做些违心之事,叶绍袁实在不喜尔虞我诈的官场,和踽踽独行的飘零,于是没几年,便辞官归隐了。

  经历过悲痛的离别和刻骨的相思才知,无忧无虑的平淡生活才是最快乐的。夫妻二人,上有白首高堂的老母依然精神瞿烁,下有一群风华绝代才情横溢的儿女,书香满室,玉树芳庭,怡然自乐,如此生活,怕是连武陵人都要羡慕不已了。

   景色良悠哉,聊以消尘俗 ,人生之美在于心,当放下沉重的行囊,用一颗宽和的心去面对世界,那么,人生处处皆是乐土。

  附注:

  在当时,罕有女性对女子之美做出细致的描绘,而沉宜修的一篇《艳体连珠》,可谓风靡一时,笔触之风雅,措辞之精妙,引经据典,字字珠玑,如一枝淡雅的芙蕖,在读者的心里,徐徐绽放,着实应了那句 美要眇兮宜修 。

  眉

  盖闻远山有黛,卓文君擅此风流。彩笔生花,张京兆引为乐事。是以纤如新月,不能描其影。曲似弯弓,可以折其弦。

  眼

  盖闻将军之号,乃喻其大。美人之容,实惊其艳。是以新柳之青垂垂,春风谁识。双凤之丹点点,秋水何长。

  腰

  盖闻楚宫饿死,因婀娜之难求。沉郎瘦时,知飘遥之有托。是以邯郸学步,此后无人。金谷衔杯,怜卿独我。

  脚

  盖闻白绫三尺,玉笋枝枝。金莲一双,沉香步步。是以回风曲罢,窅娘真是可儿。凌云态浓,飞燕呼为仙子。

  粉奁

  盖闻飘零致感,蝶翅飞来。涂饰何多,燕支湿处。是以何郎掩袖,不妨重数秦台。虢国扫眉,何必徒讥臣里。

  镜台

  盖闻光能照胆,一毫不逃其形。影每羞鸾,六宫辄悲无色。是以乐昌巧合,可以慰其流离。温峤深缘,可以结其痴想。

  玉钗

  盖闻遍结同心,频劳罗带。惊成折股,本是花枝。是以剔开红焰,飞蛾之救能传。贴上香钿,金凤之声欲坠。

  金环

  盖闻宝石垂金,风前玉立。明珠成串,月下人来。是以照见银灯,却等璜琮之价。听残夜漏,错疑骅骝之镳。

  真珠兜

  盖闻龙山风起,飘飘如仙。沧海波深,处处是宝。是以驴背访梅,名士与美人并重。蚌胎得月,闲愁与离恨同量。

  金烟袋

  盖闻紫玉何归,离魂天上。层台高筑,流水人间。是以术传吐火,考其源得自西方。异可辟寒,售其值却同连璧。

  雕毛扇

  盖闻新秋风到,何处迎凉。曲槛人归,频呼拾翠。是以纨扇见捐,班姬之辞太苦。风尘能出,谢传之望犹浓。

  花露水

  盖闻荷叶田田,香能彻骨。罗衣薄薄,冷太欺人。是以龙脑成灰,休唤海棠睡起。鲛人有泪,空随铜狄同流。

  文:笑红尘QQ:786835068

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:美要眇兮宜修
上一篇:花心语“慢” 下一篇:陌生的朋友